您的当前位置:

贵州快3走势图 > 开奖结果分析 > 正文

  • 第三章恶魔兄妹(3/92)

    地狱,地狱之王撒旦的地狱皇宫。蹑手蹑脚,蹑手蹑脚,修伊-撒旦非常小心谨慎的在自己的家里做着原本只有小偷才会做的潜行动作,背上背着一个长长的用布条裹紧的东西越加证实了他行动的诡秘。“还有十米!嘿嘿……”修伊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卧室大门,在心底暗自窃喜着此次行动居然难得的完美无暇,但是下一秒他这个小小的梦想再次被人无情的粉碎:“三哥,你又在做什么?”“嘿嘿嘿嘿!?安蕾莉雅吗?”修伊苦笑着回头说道:“我说我最亲爱的妹妹啊!你为什么总喜欢在我做夜间例行散步的时候出现在我背后呢?”“因为三哥在晚上散步总是有不轨的企图啊!”笑颜如花的安蕾莉雅非常“亲切”的说道:“大概三个月以来哥哥夜间的‘例行’散步就有二十五次潜入皇室女宾浴室,四十三次跑出去和美女喝酒,还有剩下的二十三次都是在爸爸的珍宝库里面找到你的,具有如此出色道德品质的三哥如何能不让小妹我多多关注呢?”“啊!这个啊!啊嘿嘿嘿嘿!”心虚的魔族三皇子非常尴尬的躲避着自己外表看起来就象一个十六岁少女的妹妹的追问,明显露出了畏惧的神情:“你的记忆力为什么总是喜欢用到这么让人郁闷的地方吗?难道就不能为身为哥哥的我保存一些尊严吗?”“那也要哥哥你想保持尊严才有我发挥兄妹之爱的余地啊!”安蕾莉雅甩了甩头上及腰的深蓝色长发,露出了让修伊毛骨悚然的神秘微笑:“在我开口叫父皇和两位母后出来看哥哥的新花招之前,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我亲爱的修伊-撒旦哥哥?”“真是的!为什么这么多兄弟姐妹,惟独只有你把恶魔的本性发挥到了极致呢?”修伊非常不平衡的看着从出生开始就把他吃得死死的妹妹在自己眼前得意的拍动着黑色的翅膀,很丧气的说道:“好啦好啦,我全部老实交代还不行吗?别把整个皇宫里面的人都找来凑热闹比较好,因为我现在做的事情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啊!”“天上要下红雨了吗?!连修伊哥哥也会说这种正经的话吗?”被整个地狱魔界畏惧的称为“恶魔四公主”的安蕾莉雅非常意外的扬了扬眉头,还没有说出第二句话来就被修伊小心翼翼的放下的那个袋子里的“东西”吓了一大跳。“天使?!”安蕾莉雅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不错,是天使,准确的说是神族。在背后优美舒展的雪白羽翼,铠甲上斑斑的血污也掩盖不了的神族印记,还有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只有神族才会拥有的微弱白色光芒,都证明了眼前的这个美丽女孩是不折不扣的神族,地狱魔族天生的死对头和克星。仔细的确认了哥哥手中所抱的女性是自己族群的天敌之后开奖结果分析,安蕾莉雅非常惊讶的瞪大双眼开奖结果分析,指着自己的哥哥轻声说了一句让修伊差点晕倒的话:“糟糕!原来哥哥终于被我弄得彻底神经崩溃开奖结果分析,居然把天使都抢到魔界来了!”“真是丰富到让人吐血的想象力啊!我可爱的妹妹公主!”修伊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先帮我把她抬进我的卧室,等一下再和你解释!”“你这个糊涂的笨蛋!可知道把天使私自带到魔界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吗?”安蕾莉雅惊骇道:“而且把还没有堕落成暗黑天使的原形天使带来的罪,甚至比带着堕落天使回魔界的罪还要重得多啊!”修伊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但是又瞬间恢复了平静而淡漠的眼神:“我带她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你帮忙还是不帮忙?好象帮忙抬一个天使并没有规定是什么惩罚吧!”“……我帮忙!不过你一定要告诉我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哦!”好奇心战胜对惩罚害怕的结果,直接导致魔族的两个皇族后裔一起合力把一个还没有堕落成暗黑天使的蕾娜斯-法琪利拖进了魔界的事实。******“这么多伤痕?是哥哥你弄的吗?”一面心疼的看着蕾娜斯雪白肌肤上无数的伤口和血渍,同样身为女性而瞬间忘记了种族间的憎恶,只是单纯的为她心疼的安蕾莉雅非常气愤的开始质问自己的哥哥,也就是某个已经被她严令待在门外面禁止偷窥给蕾娜斯治伤的男人非常严肃的问题:“就算想把这么漂亮的天使弄到魔界来也没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吧!你这次也太过分了!修伊哥哥!”“冤枉啊!”修伊在厚厚的门板后面小声的申诉自己的无辜:“我从奥丁神殿的那些野蛮人包围中把她救下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你可以等她从茨德拉药粉的效力过去后再问她啊!我一向对女性非常温柔的,你老哥我再没有节操也只是对同性而已啊!”“茨德拉药粉?!”安蕾莉雅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哟呵!我说修伊哥哥啊!你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什么时候在魔界一向迷死人不偿命的‘无情贵公子’也需要用于麻醉作用的茨德拉药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虏获美女了呢?”“我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神族和我们毕竟是死对头,你以为哄她她就会乖乖的让我帮助她吗?”修伊头痛的说道:“在以往的神魔大战中,我们连一个原形天使都俘虏不到,不就是因为高傲的神族宁可死也不愿意向我们投降吗?”“哼!就暂且相信你一次!”安蕾莉雅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低头望着蕾娜斯有些疲惫而显得消瘦的美丽面庞,轻轻的说道:“不过……她还真美啊!真的很难想象有人会对这样的美女痛下杀手呢!对了!哥哥!她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蕾娜斯-法琪利,亚斯神族至高神奥丁的女战神,负责统辖死去勇者灵魂的使者。”修伊有些失神的回答道:“的确很美啊!真的不能理解法恩神族的那些笨蛋愚蠢的想法啊!居然想把如此美丽的事物毁灭!真是一种亵渎啊!”“哥哥……你不觉得以自己的立场,说亵渎这两个字有点问题吗?”安蕾莉雅头疼的纠正着自己这个迟钝皇兄的发言:“居然在地狱里面念《圣经》上的词语,你不觉得自己是很奇怪的家伙吗?”“奇怪就奇怪,安徽快3反正现在地狱魔界里面认为我不奇怪的人应该没有了吧!”修伊满不在乎的说道:“她的伤势怎么样?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吧!”“主要是脱力和失血过多, 安徽快3走势图致命伤完全没有, 安徽快3开奖网重伤的一两处地方只要花一些时间就可以痊愈, 安徽快3开奖网站毕竟神族的自我再生能力是非常惊人的。”安蕾莉雅忽然感觉到这个事情有点不对劲:“等一下!三哥!你说是你把她从现在在奥丁神殿刚刚结束的‘诸神的黄昏’战役里救出来的?”“这个!”修伊立刻满头大汗,在心里直呼糟糕:“这下完蛋了!我总不能说我是偷了辛迪加老师的空间转移魔杖做了一个只有高级法师才能完成的超远程空间传送魔法阵吧,‘借’高级魔法物品再加上私自设置传送结界,那可是罪加一等啊!”“你怎么不说话啊?”安蕾莉雅察觉到外面的人出乎意料的沉默,讽刺性的言语再次出笼:“该不是三哥你又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吧?还是我亲爱的哥哥再次施展偷窥专家的绝技,也就是你唯一拿手的空间转移魔法选择了脚底抹油的丢脸撤退呢?”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很刺耳,但是外面听到这些话的男人却安心的松了一口气,在庆幸妹妹没有发现自己的又一桩劣行的前提下,硬着头皮承认了这个和事实几乎完全相等的猜测:“呀!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是否应该让我感激涕零的亲吻你这个知音呢?”“哥哥的香吻不是一向只赠送给你心仪的美女吗?小妹我消受不起啊!”安蕾莉雅非常坚决的拒绝了修伊的“好意”:“好了!你可以进来了!我已经给她包扎好所有的伤口,下面的就要看蕾娜斯姐姐自己的生命力了!”“哦,这么快就改叫她‘姐姐’了吗?”修伊饶有兴致的走进门说道:“作为魔族不是应该憎恶神族吗?看来她的魅力还真大呢,居然能让你这个小妖怪这么快就接受她了吗?”“她是隶属天界神族分支的亚斯神族,只是和玩弄灵魂的不死族有仇怨而已,对于我们魔族虽然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至少不会发生直接的冲突,所以我并不象讨厌那些自认为高高在上的天使一样讨厌她啊!”安蕾莉雅解释道:“我总觉得蕾娜斯姐姐并不象原本属于神族的人,而且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她所属的族群,和神族在某种情况下已经脱离了联系……你不准备把她转化为堕落天使吗?这样你们受的惩罚会轻一些啊!而且现在依然作为神族的个体而存在的她真的能接受哥哥你吗?”修伊爱怜的凝视着蕾娜斯枕在雪白床铺上的娇美容颜,缓缓的摇头:“你不明白呢,安蕾莉雅。我喜欢蕾娜斯-法琪利的就是她作为神族的骄傲和尊严,开奖结果分析还有面对死亡毫不畏惧勇往直前的天真性格,如果把她转化成充满负面情绪的暗黑堕落天使,那我所爱的那个人还剩下了些什么呢?至于她是否会爱我,就不用你操心了,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追不到,那么这就是我自身的问题了。”“可是哥哥你是魔族啊!魔族和神族的结合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安蕾莉雅非常焦急的说道:“即使身为地狱皇族的皇子,也不能违背暗黑法则的支配啊!”“暗黑法则吗?”修伊慢慢的坐到了蕾娜斯所静静沉睡的床铺上,神情略带一丝忧伤的说道:“那么你要我看着她死在奥丁神殿里面吗?又或者是把还没有痊愈的她抛弃到那片废墟之中任她自生自灭吗?我做不到啊!”“你、你是认真的吗?修伊哥哥!”安蕾莉雅非常惊讶的看着眼前仿佛和平常的花花公子判若两人的修伊,因为从这个男人的眼神里面她清楚的看到了认真的神情:“你、你真的爱她?即使她是神族,即使她和你的结合从一开始就可能是一个悲剧?”“什么事情在没有开始以前都不能下定论啊……”修伊轻轻的低下头,轻嗅着美丽女战神发丝上的清香:“我只知道,如果有谁要打她的主意,就先要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安蕾莉雅打了一个寒噤,但是同时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就在这一刻,她再看不到自己这个修伊哥哥平时那种轻浮无聊的浪荡模样,映入眼帘的一切事物只剩下了眼前这一幅绝美的画面——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英俊男子斜倚在清纯如同百合一般的蕾娜斯-法琪利身旁,情深款款的凝视着她因为失血而有些苍白的美丽面庞,轻抚着女战神银色长发的左手微微的握成拳头,缓缓陈述的语气中透出的那种为了伊人不惜挑战绝对法则的自信和坚决让人为之倾倒。忽然间,安蕾莉雅觉得自己也有一些心动,不是为了眼前的画面,而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修伊-撒旦,她的三皇兄。但是下一刻,当蕾娜斯忽然睁开眼睛的刹那,原本好象能凝固时间的深情画面立刻变成了让人捧腹的超级笑料。先是蕾娜斯的惊呼,然后是刚才还非常正经的某人立刻摆出一副滑稽的鬼脸说了一句让安蕾莉雅差点吐血的话:“嗨!美女,睡得舒服吗?本皇子的药粉很有效吧!”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显而易见,还躺在病床上的女战神立刻回想起了昏迷前某人所做的恶行,一记虽然力道不足但是让防备不足的地狱三皇子也有点吃不消的惩罚式铁拳之后,修伊-撒旦就以一种没有丝毫绅士风度的姿势飞到了安蕾莉雅身旁的墙壁上来了个锅贴式的撞击动作。“碰!”鼻子几乎撞扁的皇族三皇子非常没有面子的从地上爬起来的瞬间,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安蕾莉雅立刻发出了极其夸张而尽量低的清脆笑声:“哇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别笑!”恼怒的从背后捂住安蕾莉雅小嘴的修伊非常没有面子的转向刚才给他自尊心和肉体双重打击的蕾娜斯:“拜托给我点面子好吗?难道我用药粉把不肯接受帮助的你带到这里来也有错吗?而且神族都是用拳头这种异类的礼节招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真是闻所未闻的有趣礼节啊!”“……”还没有完全从状况中反应过来的蕾娜斯非常惊讶的望着他们,对于一向只习惯于战斗和收集勇者灵魂的她来说,眼前的情景是她非常陌生的——一个穿着带黑色条纹高贵服饰的漂亮蓝发少女正在竭力伸展着自己的黑色恶魔翅膀,和刚才那个被她一拳打飞出去的尴尬男人互相打闹着:“别闹了!三哥!哇哈哈!好痒啊!救我啊!蕾娜斯姐姐!”被搔中腋下要害的安蕾莉雅奋力摆脱了修伊的“魔掌”,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此刻房间内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蕾娜斯的怀抱中得意的冲着修伊做了个鬼脸:“你有本事就追过来啊!色狼三哥!”修伊神情古怪的停住向安蕾莉雅追击的脚步,出奇的没有对妹妹叫自己“色狼”作出任何正常的反应,而只是以带着少许玩味的目光静静的望着正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孩。“啊!”几乎是同时身体一震,出于本能把应该是天敌的恶魔抱在怀中的女战神和无意识间自投怀抱的魔族四公主非常尴尬而狼狈的分开退到床的两边,互相都有些迷惑的凝视着对方。“我这是怎么了?这个女孩应该是神族的死敌恶魔啊!为什么我会毫无敌意的接受她投过来的动作呢?”惊骇的再次确认周围环境的变化,蕾娜斯非常丧气的低下头:“原来你是魔族,还是高阶级的魔族……而我现在是俘虏了吗?”“蕾娜斯姐姐……”安蕾莉雅在短暂的惊讶于自己对神族的蕾娜斯竟然有种莫名好感的同时,立刻紧贴上蕾娜斯的身躯安慰道:“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就以我安蕾莉雅-撒旦的名字起誓!”“安蕾莉雅-撒旦……原来你是地狱魔王撒旦的女儿吗?”蕾娜斯虽然对自身的处境有些灰心丧气,但是听到了安蕾莉雅起誓的瞬间,对对方身份的惊讶立刻被一种奇妙的感动所代替,不由得爱怜的伸手摸了摸她可爱的圆脸蛋,一股温暖而亲切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我能叫你安蕾莉雅妹妹吗?”不知不觉中,超越种族仇恨的姐妹之情就在安蕾莉雅和蕾娜斯之间非常偶然的产生了,但是下一秒钟,某个从刚才起就完全被排斥在两女之外的某人非常不高兴的发言立刻打断了她们进一步的交流:“喂!你也太夸张了吧!我这个救人的人就这么快被人遗忘吗?要保护她也是我先说话才对,安蕾莉雅妹妹啊!你也过于喧宾夺主了吧!”“就凭你这个剑术考核二十一次不合格、而且所有魔法只学会了用于转移和逃跑的空间魔法的笨蛋哥哥?”安蕾莉雅不由得对自己的兄长嗤之以鼻,毫不留情的开始揭发他的累累恶行:“你要是相信他就惨了,蕾娜斯姐姐。我这个叫修伊-撒旦的三皇兄整天就是在魔界里面游手好闲,除了喜欢摆弄乐器、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外就是喜欢和美女搭讪闲聊,已经让父皇连续三年取消了皇位继承权啦!”“修伊-撒旦?!”蕾娜斯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讶和迷惑的神情,因为她对这个名字的主人并不陌生——修伊-撒旦,叫这个名字的人在现今的神魔人三界中可是大大有名的,丝毫不次于那些在战场上战功赫赫的英雄人物。身为魔族第一天才的魔族三皇子虽然认识他的神族人并不多,但是由他的手上诞生的“空牙炮”和“龙炎修罗箭”都是让神族和人族都吃尽了苦头的魔族超级兵器。不过他在神魔两界最著名的事迹,反而是身为文武全才的第十五代魔王亚兰-撒旦的儿子,居然是一个完全不会武功,连魔法也是学得乱七八糟,只有在动脑筋的音乐、艺术和科技方面有着罕见天分的超级白痴。而这个只在奥丁和芙蕊、芙蕾雅众神之间作为茶余饭后谈资而互相流传的传奇人物,居然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还相当年轻而且非常轻浮不正经的魔族青年?“安蕾莉雅妹妹!小祖宗啊!你不能积点口德吗?”修伊牙痒痒的看着依偎在蕾娜斯身旁的小克星,非常无奈的说道:“难道你哥哥我作为魔界第一音乐家和发明大师的贡献就是这样来形容的吗?再怎么不堪也给我留个面子好吗?”“那也是父皇看在你还是他儿子的份上适当鼓励你继续胡作非为的结果,你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安蕾莉雅不屑的撇撇嘴:“给点颜色便当大红,真是笑死人了!”“……”修伊明显感到自己有些暴走的倾向,平时虽然和这个小妖怪谈话时也经常被她极尽讽刺之能事,但是现在看着她在自己想追求的女性面前胡说八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等到这个事情告一段落,我绝对要好好的惩罚这个小妖怪!”已经几乎要发疯的修伊暗暗的在心里下定了这样的决心。蕾娜斯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对兄妹在自己的面前互相调侃(?),心中忽然没来由的升起了温暖的感觉,好象自己又回到了发生“诸神的黄昏”之前和一众战友姐妹一起快乐生活的日子一样:“如果从眼前的情景来看……也许被他带到魔界来并不是一件坏事呢!”

    ,,安徽11选5投注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3  点击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贵州快3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